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区 >
美越空军第一次较量尔虞我诈越空成了现代作战的“试验场”
发布日期:2021-12-24 21:06   来源:未知   阅读:

  企业文化再提速数字阅读正当时1964年8月2日,美国驱逐舰“马多克斯”号侵入越南领海,越南鱼雷艇奋起自卫反击。

  8月3日,美国总统约翰逊公然宣布美国舰只继续在北部湾巡逻。大批军舰调集到了越南北部海面。浓重的战云笼罩着北部湾上空。

  8月5日,约翰逊借口前一天夜间美舰受到越南鱼雷艇的再次攻击,下令第七舰队的舰载飞机连续轰炸了越南北方的义安、鸿基和清化等地区。

  从此,美国开始了对越南北方旷日持久的轰炸,一场现代条件下的空中较量也随之拉开了帷幕。

  这场较量的初期,美国人出尽了风头。他们有着为数众多的各类现代化飞机,而越南人只有跟踪能力很差的二十几部早期预警雷达,对空作战的主要武器是没有雷达控制的七百多门高炮。在悬殊的力量对比之下,美国人几乎可以随心所欲地把炸弹抛到越南的每一个角落。

  1965年4月4日上午,河内以南一百多公里处的清化大桥上空阴云低垂,这里充满着战争年代的清冷气氛。

  忽然,阴霾的空中隐隐传来一阵滚雷般的轰鸣声。大桥周围的高炮紧张地扭动着长长的炮身。不一会儿,四架F-105“雷公”式飞机钻出云层,朝大桥扑来。

  高炮首先吼叫起来,炮弹在大桥上空炸出了一个个白色的烟团。紧接着,炸弹也带着撕人心肺的尖鸣落向地面,一股股巨大的烟柱冲天而起。大桥周围一下子喧嚣了起来。

  执行这次轰炸任务的是48架F-105“雷公”式飞机,此外还有20架F-100“超佩刀”战斗机为它们护航。F-105是一种单座全天候战斗轰炸机,最大速度可超过2.1马赫。机上装备着先进的领航设备,机载雷达具有地形显示和空中搜索跟踪能力。主要武器有“火神”多管航炮,这门航炮口径是20毫米,射速为每分钟6000发,还有“响尾蛇”红外制导空对空导弹,另外还能携带五千多公斤炸弹或空对地导弹以及火控系统配备有电子计算机。

  当第四批的4架轰炸机到来时,他们接到了新的命令,要求他们在上空等待飞行。美空军飞行员从来没有在越南上空遇到过拦截,于是他们在天空开始兜圈子。

  就在美国飞机欢快转圈圈的时候,越南4架米格-17飞机悄悄躲过护航的F-100“超佩刀”战斗机,来到这个小队的后面,并且很快进入攻击阵型。

  就在米格-17占据攻击位置后,三号机飞行员突然发现了两架米格飞机,随即他开始呼叫:“长机!急转摆脱,后面有米格机!长机!我们被咬尾!”三号机飞行员发出了一连串的惊呼。

  三号机眼睁睁地看到米格长机从自己头上掠过,随后在长机几百米的位置开火与此同时,第一架米格飞机在80米的距离上向二号机开了炮,两架被击中的尾部都喷出了长长的火舌。

  两架米格命中目标后,随即就退出战斗,而随之而来的另外两架米格也一起退出战斗。

  美国空军对首次空战的失利迅速做出了反应。他们立即向战区派遣了防空司令部的EC-121预警飞机。这种飞机绰号叫“大眼睛”,大概是说它在空中“”-看”得远吧。EC-121也确实无愧这个称号,它装备了先进的电子设备,能够迅速发现几百公里外升空的米格飞机,给实施轰炸的美国飞机及时提供警报。

  由于有了EC-121预警机的支援,美国空军在1965年7月10日首次击落了两架米格-17。

  这次行动之前,美国飞行员通过“大眼睛”提供的预警通报,看到了一种有意思的现象。每当美机靠近目标上空时,机内会接收到“大眼睛”发出的表示米格机升空的黄色信号,然后变成表示米格机在十分钟内可能发起攻击的红色信号。但此后不久,红色信号又会变成黄色。当最后一批完成轰炸任务的美机退出攻击时,警报信号又会变成红色。米格机会追击这批美机,一直到目标区以外。

  久而久之,美国人发现了这样一个规律:第二次红灯亮时,也就是越南人真正发起攻击时,总是在美国护航飞机上的剩油很少,以至不能与越机空战而被迫返航的时候。

  1965年7月10日,这个师第四十五战术战斗机中队的4架F-4c“鬼怪式”飞机比往常推迟了20分钟起飞。

  这4架F-4c飞机是不久前调到泰国皇家空军乌汶基地的。每架飞机的机翼上都悬挂着四枚AIM -7“麻雀”空对空导弹和四枚AIM-9“响尾蛇”空对空导弹。这种飞机重达25吨,算得上战斗机群中的庞然大物。

  它由两名飞行员操纵,通常前座为驾驶员,后座为电子和武器系统操纵员。它除装有现代化的电子设备外,最大特点是既能以每小时250公里左右的低速飞行,又能进行每小时2570公里的高速“冲刺”。它成为美空军在越南战场上使用的主要空战飞机。但是有一点要注意,这时的F-4飞机没有装备航炮,据说是飞机设计师认为近距空战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航炮在现代空战中已没有什么用场。

  F-4飞机采用了F-105通常飞行的高度和速度,保持着无线电静默,乔装成最后一批执行轰炸任务的F-105,在空中加油后,径直向目标——安沛军械弹药库飞去,诱骗越机前来攻击。

  F-4飞机进入安沛上空不久,长机的雷达荧光屏上出现了两个小亮点,距离显示53公里。接着,三号机雷达也截获了目标信号。他们迅速地转动旋钮,接通电门,荧光屏上立即显示出一个小圆圈,目标被牢牢地“锁定”在圆圈中。

  因为曾经发生过用“麻雀”导弹击落两架友机的事故,所以,美国飞行员必须目视判明雷达截获的目标是敌机时,才能实施攻击。他们一面加速,一面柔和地操纵着飞机,不让目标回波跑出小圆圈。

  几分钟后,美国飞行员清楚地看到了两架银灰色的米格-17。但是由于两个F-4双机组之间的距离不到12公里,为防止误伤,他们没有发射雷达制导的“麻雀”导弹。

  F-4飞机从米格-17的前方高速通过。米格飞机利用转弯半径小的优势咬住了三、四号美机。只见机头炮口发出了阵阵闪光,但是没有击中。

  米格飞机继续追赶着F-4飞机。美二号机在做了一连串的机动飞行后,几次避过了越机的炮弹,并使越机冲到了前头。这时,美三号机的武器系统早已转到“红外”位置上,“嘟——”,随着耳机里发出的导弹收到目标热辐射的啸叫,三号机的后座飞行员按下了驾驶杆上的导弹发射按钮。一枚红外制导的“响尾蛇”导弹脱离机翼,自动向着两公里以外的越机飞去。接着,他又发射了第二枚、第三枚、第四枚导弹,越机凌空爆炸了。

  与此同时,美四号机向右急转并打开加力,从6000多米的空中直冲而下,在4000米的高度上,速度达到了1.4马赫,他又以四个负荷将飞机拉了起来,做了一个倒飞半斤头翻转的“反殷麦曼”。只见飞机笔直地插向高空,在一万米顶点沿飞机纵轴向右翻转,并同时改平了机身。这样一来,越机处在了美机前方1500米左右处。导弹信号响了,四号机发射了一枚“响尾蛇”。

  导弹在越机翼尖处爆炸,它显然受了伤。美机又发射了第二枚导弹,但因为没有音响信号,“响尾蛇”没有跟踪。美机穷追不舍,又发射了第三枚导弹,导弹在越机的尾喷管处爆炸,米格飞机冒出了白烟。

  7月24日,四架F-4“鬼怪”式飞机正在河内西部上空寻找米格飞机作战。突然,电子对抗飞机给他们发出了警报——发现苏制地空导弹的制导雷达信号。这时候,美国飞行员慌了!因为他们在前段时间得知,越南人将使用苏制“萨姆2”地对空导弹。

  这是一种威力巨大的武器。他们既怕自己成为“萨姆”导弹的首批猎物,又想见识一下它的模样。

  忽然,一名飞行员在侧前方看到了一个尖头尖脑的“怪物”,正迅速向他们飞来,就在他想是不是“萨姆2”地对空导弹的时候,一架F-4飞机被击中。随着“轰”的一声巨响,空中出现了一个桔红色的火球,火球的中心抛射出了一块块F-4的碎片。随后又有两枚“萨姆2”导弹在小队后方爆炸,爆炸的金属碎片砸进了所有飞机。

  “萨姆”导弹的威胁,让美国飞行员在越南上空提心吊胆,而这种威胁延续到整个战争结束。

  如果说在半年前美国人丝毫没有把越南的防空体系放在眼里,那么现在为对付“萨姆”导弹的威胁,他们可谓煞费了苦心。

  越南人首先发现,飞越地空导弹警戒地区的美国飞机大大降低了高度,只有150到450米。在这个高度上.“萨姆”导弹无法制导,对美机无能为力。但是,他们的高炮和高射机枪却有了用武之地,同样使美机遭受了巨大损失。

  美国人重新回到了2000至3000米的高度上。他们一方面以迅速、急剧的动作规避“萨姆”导弹,一方面用特种探测导弹雷达的设备改装F-100飞机,以后又换用了性能更好的F-105F飞机,这种被称为“野鼬鼠”的飞机被专门用来执行压制“萨姆”导弹的所谓“铁拳”任务。

  1966年7月3日,四架执行“铁拳”任务的F-105F飞临河内西部上空,他们有恃无恐地从中空进入,似乎丝毫没有把虎视耽耽的“萨姆-2”放在眼里。

  越导弹基地的远方警戒雷达早已发现了美机,当美机飞入导弹射程内以后,制导雷达发出了强大的电波。

  “萨姆”制导雷达一开机,F-105F的“野鼬鼠”预警系统就探测到了它的信号。美机飞行员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发射按钮,两枚“百舌鸟”反雷达导弹脱离机身,沿着“萨姆”制导雷达的波束向导弹基地飞去。随着两声巨响,“野鼬鼠”接收到的信号消失了。

  另一架F-105向着第二个“萨姆”基地发射了一枚“百舌鸟”,但是没有击中。

  这时,两枚“萨姆”导弹离开了发射架,直飞向美国飞机。第一枚导弹在空中划了个大弧,距F-105F600米爆炸了。

  F-105F飞行员看到另一枚导弹疾速地向自己飞来,他慌忙使出了早已练得非常谙熟的救命手段。只见机头一低,F-105F径直向导弹飞来的地面冲去,五百米,三百米、一百米,眼看就要撞地——离地面还有60多米,机头猛地一昂,飞机有些震颤着急剧向上拉起。雷达制导的“萨姆-2”究竟不如人驾驶的飞机,它无可奈何地在美机下方150多米处爆炸了。

  不等“萨姆”基地反应过来,F-105F就向它打去了长长一串炮弹,它的僚机也把火箭发射筒内的十八枚火箭弹一窝蜂似地放了出去。

  遭受了一系列损失的越南人逐渐聪明了起来。他们在地面上发射一种模拟导弹制导雷达的假信号,使美机仓皇投弹逃跑。他们还采用远方警戒雷达跟踪,制导雷达保持加温状态的方法缩短了制导雷达的开机时间,一次次挫败了“百舌鸟”的攻击。

  美国人也毫不示弱,很快研制出了电子干扰吊舱。悬挂这种吊舱的F-105飞机有效地干扰了“萨姆”导弹的制导雷达,使许多“萨姆”导弹失去制导,变成了“弹道式的”,从而使越南人击落一架美国飞机所消耗的“萨姆2”导弹,由初期的15枚增加到了80枚。据美军方估计,电子对抗使400多架飞机免遭厄运。

  尽管如此,美国飞行员在越南上空飞行仍是提心吊胆,他们把安沛、海防和河静之间的三角地带称为“死亡之路”。美国第七航空队司令威廉·w·莫迈耶中将也承认,在这地区作战,不得不首先为保存自己的生命而战斗。今期特马开奖结果资料查询

  • 888电子游戏平台,最全的电子游戏平台,888游戏网址是多少,绿色888游戏集团网址,亚洲城游戏平台官方网站,888集体游戏平台。